森屿凉安

[瑞金]记忆消除对某些人是无效的(上)


——“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。”

——“是什么呢?”

——谁也不知道,金也是。少年显出一种应有的固执,他相信,记忆是可以找回的。

先回家吧。

金在小路上走着,步子不缓不急,嘴角带着刚与周围的邻居们打过招呼的笑。路旁的一丛丛小花竟然是清一色的紫色花瓣,它们带着登格鲁清晨的露珠,明晃晃的,亮晶晶的,在阳光下正开得烂漫。

金莫名地感到熟悉。

金发的少年来到破败的小木屋前,他看见青苔漫上了台阶,这么些绿油油的植被在陈旧的小屋的里里外外渐渐地发芽、生长、最后枯死,——因为这也的确不是什么这好的生长环境。

“……”金轻微地皱了皱眉,但这间屋子确确实实地让他感觉到了久违的亲切。

这是怎么回事?!

金的眼前出现了一位少年的身影,模模糊糊地看不太真切。

——“虽然他平日里总是冷着脸,一幅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样子,但我知道的,……是世界上最最温柔的人啦。”

——“……笨蛋。”

金很少有这种感觉,就像是促不及防地撞入了一片紫色——那是银发少年漂亮的眼瞳:紫色的,让人联想起在花田里怒放的紫罗兰花,以及在那其中所暗含的深情。

他一定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吧,金有些洋洋得意地想到,一定是与自己有密切联系的人。哪怕他用冷面做出“生人勿近”的样子,金也能够看透少年的真实想法,就像是本就该如此,颇有一股理所当然的意味。

曾经,他也曾紧跟在少年的身后,笑着闹着,说出原本就再自然不过的傻话。

…那么,他是谁?

曾经。

“明明只是曾经罢了。”

金想着。

TBC.

评论

热度(9)